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八十八章 加速奥义——左脚踩右脚 八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当一条狗有什么不好?!
  
  虽然这狗东西现在无法说话,意念交流这些同样做不到,它唯一的交流方式就是“汪汪汪”,最多也就是不同的“汪汪声”配上不同的神情就是它能传递出的全部信息。
  
  但相处久了,姜不苦也不难从中解读出它想要表达的意思。
  
  这家伙许是在长期做一条真正的土狗的过程中,体验到了做一条纯正土狗的快乐。
  
  以前它想要拼尽全力摆脱现在这种状态,现在面对他主动伸出去的援手,它却反倒后退避开。
  
  这真的让他无言以对,可稍稍代入它的角度去想一想,他还真觉得这也不失为一种选择。
  
  既然“本狗”自己都不愿减负,他自然也不会强迫什么,只是每当它表现出某些让他略感嫌恶的“狗性”之时,他也会直接用对待狗的方式对待它,该踹就踹,该踢就踢。
  
  最初他还担心力道过重真踢出个好歹来,可这狗东西对此一点都不领情,反倒以为自己是在跟它开玩笑,更有大扑上来按着他狂舔的态势,汲取了教训,他自然也就不再客气,每一次踢踹,那可都是用了真力的。
  
  若这样看似随意的一脚踢到其他真仙境修行者身上,至少也得是个重伤濒死的下场。
  
  可换在这狗东西身上,却只能换来一阵很短暂的痛呼嚎叫,过不了多久就又会活蹦乱跳的凑上来。
  
  那皮实抗揍的程度,远非真仙境修者所能及。
  
  这大概也是它真正安心做一条狗之后的最大所得了。
  
  嗯,按照狗的天性,真发起狂来,其战斗力也是很值得期待的。
  
  所以,想做条狗你就做吧。
  
  虽然它的某些举动经常让他有种想要踹死它的冲动,可在这种无聊的时候能有一条傻狗在身边,似乎也不错。
  
  就在这时,原本绕着他傻乐土狗忽然机警的抬起了头,高高昂起的狗头注视着冥冥中的虚空某处,原本放松的姿态迅速切换到机警备战的状态。
  
  肚腹更猛烈的起伏,喉咙里发出轻微的、传入姜不苦耳中却恍如闷雷一般的声音。
  
  它这番姿态,就像是在家中自由自在玩耍的狗子忽然看到有生人出现在院中,立刻变得机警戒备起来,迅速切换自身状态,仿佛已经做好了随时随地扑上去撕咬的准备。
  
  当然,以姜不苦对狗性的了解,狗子当着主人的面做出如此姿态,对生人出现的天然防备只是一方面,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是作秀,用这种看门顾家的态度向主人展示:“看,我也是一条非常称职的看门狗呢。”
  
  而以姜不苦对这条狗的了解,他觉得它现在这般做态的目的更倾向于后者。
  
  但无论前者后者,狗子这般态度至少证明了一点——有第一次登门的生人来访。
  
  那么,这狗子现在这般做态,是它发现了什么吗?
  
  姜不苦心中一边玩着猜谜,一边从地上挺身而起,同时有些机警的环顾四周。
  
  就在这时,一头雾水的姜不苦,心中忽然一动。
  
  一道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直接在他意识中炸开,毫无感情的声音波动中,充满了默然和疏离。
  
  “我需要你的帮助!”
  
  姜不苦乍闻之下,心中也是一跳,毫无疑问,在九州世界能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的,有且只有一位。
  
  姜不苦的第一反应是:“真是稀奇,自己跟自己说话就不能稍稍柔和一点吗?!”
  
  第二反应是:“我艹,我这才交接多久,这就要呼叫支援,又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了?”
  
  联想到狗子之前的反应,姜不苦心中隐隐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。
  
  他也没有多想,身形一动,下一刻,就已来到“九州之主”身边。
  
  此刻,九州之主已经离开了本源之地,而是随意在虚空某处开辟了一处间于虚实之间的泡沫空间。
  
  这個泡沫空间特别的地方在于,即存在于九州之内,但又与九州彼此分离,这往往是用来做一些比较危险,有可能影响到九州世界规则运转的一些勾当或者试验。
  
  可以理解为进出实验室的消毒隔离空间。
  
  这也是接待了焱域领主和伽布诺因之后姜不苦自己完善的一个制度,任何异世界访客,都要尽量避免与九州世界的直接接触,最好在这样的空间接待安置。
  
  所以,这是……又有异世界访客登门了?
  
  姜不苦心中判断。
  
  而下一刻,姜不苦的目光就锁定在了九州之主旁边一位雌性身上。
  
  晃眼看去,这是一位无可挑剔的完美女性,知性、优雅、贤淑……姜不苦承认,有那么一瞬,姜不苦真有些为其颜色所倾倒,恨不得把自己了解的所有赞美异性的诗句用在她身上。
  
  但这样的恍惚也只是一下,他就清醒了过来。
  
  再向那雌性看去,粉中带紫的、如赤子般懵懂无邪的双瞳,同样是粉中带紫的长发和唇色,纤细而婀娜的身姿。
  
  极致的萌,萌到不真实,萌到爆炸。
  
  “嗷~~呜~~汪~~汪汪汪~~!”
  
  就在这时,一条土狗的身影从姜不苦身后窜了出去,直接朝那位仿佛萌到发光的雌性生物扑去,嘴中更是发出凶恶到极致的犬吠之音。
  
  狗影一闪,下一刻就来到了那位雌性生物身前,张嘴就咬。
  
  那位努力让自己萌到发光的雌性生物“呀”的轻叫,姜不苦不确定她能不能硬抗狗嘴一咬,但无论她扛得住还是扛不住,显然都不想刚一过来就平白无故的被狗咬一口。
  
  于是侧身轻闪便避开了。
  
  而也正是她这稍微剧烈的动作,似乎打破了她自一开始便努力维持的状态。
  
  在姜不苦眼中,她的外表并没有任何变化,但在认知上,却给了他强烈的冲击。
  
  媚态,浓得仿佛要滴出水来的媚态。
  
  妖娆、妩媚、勾人心魄……仿佛她本身就是这一切词汇的集合体,用这些词汇来形容她,更是恰如其分。
  
  但这一切对姜不苦来说,却已再没有一丁点的杀伤力。
  
  一张嘴便吼破面前这只雌性生物的一切伪装,已经再次回到姜不苦身边的狗子兴奋的摇晃着尾巴,一脸的邀功谄媚模样,姜不苦伸手揉了揉它的脑袋,没有去看那一脸懊恼的雌性生物,而是看向“九州之主”,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她又是谁?”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