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重生七零年代小军嫂 > 第270章 厚脸皮的徐青山

第270章 厚脸皮的徐青山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270章厚脸皮的徐青山
  
  姚芳醒来的时候,两个孩子正在身边睡的好好的。李青萍带着徐林回去煮汤去了,姚老实则军区那边照顾孙子,就陈旭东和陈淑兰在病房里看着她。
  “小芳,你感觉怎么样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陈旭东紧张的握着她的手问道。
  姚芳没醒过来的时候,他心里一直不舒坦。他的媳妇就这么躺在病床上,脸色这么苍白脆弱。让他的心像针扎一样的疼。恨不得能代替姚芳受苦。
  “咱不生了,以后都不生了。”陈旭东坚决道。
  “你是军人,我就算想生也不能生了。”姚芳虚弱的笑道,笑容里都是满足。这一刻,她是真的觉得圆满了。上辈子的遗憾,这辈子都应弥补了。和心爱的丈夫在一起生活,还有了两个可爱的样子。
  这在上辈子,可是她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啊。
  陈淑兰拿着热毛巾给她擦脸,心疼道,“咱女人就是天生受罪的,旭东啊,你以后可要好好对姚芳。你看她一下子给你生两个孩子,这受多大的罪啊。”
  陈旭东道,“妈,您放心,我这辈子要是对姚芳不好,就天打雷劈。”
  “呸呸呸,不说这不吉利的话,我只要你保证就成了。”陈淑兰责备的看着他。等给姚芳擦了脸,看着两个孩子,她道,“旭东,姚芳生了的事情,你也得和家里说一声,你爸那边肯定惦记着呢。”
  就算和亲家关系不好,陈淑兰也没想过真的让女婿和陈家断绝关系。这老陈家添丁的事情,总要让人家老人知道才行。
  陈旭东犹豫的看着姚芳。
  姚芳咬着唇不说话,眼睛滴溜溜的看着两个孩子。
  “小芳,你说话啊。”陈淑兰道。担心闺女不明理,这时候闹脾气。
  姚芳这才道,“打电话回去可以,不过我不需要老家那边来人照顾。要不然我担心这以后的日子不好过。”
  “好,都依你。就是以后妈要辛苦一些了。”陈旭东高兴道。他自己也不是很想让老家人过来。他爸妈每次来,都要闹的天翻地覆的,而且还发生了冬至的事儿,现在姚芳不想和老家那边联系,他也是没话可说的。
  陈淑兰笑道,“啥辛苦不辛苦的,这都是咱老人乐意干的。你们就放心吧,我保证帮你们把孩子照顾好。”
  正说着话,李青萍也拎着汤汤水水的过来了。
  徐林跟在后面,见姚芳醒了,脸上还有些不好意思,“小芳,都怪我,没照顾好你。”
  姚芳倒是没想到徐林竟然还因为这事儿愧疚,笑道,“哥,这不关你的事情,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事儿。再说了,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,你可别自责了。”
  “就该他自责的。”李青萍板着脸道。作为女人,自然知道之前的事情有多凶险,这还是运气好,要是真的出事了,在自责也没用。
  李青萍对闺女心存愧疚,又疼爱到了骨子里,自然不想她受一丁点的罪。
  姚芳拉着李青萍的手,“妈,你可别生气了。我哥都是当舅舅的人了,可不要让给他在外甥们面前没面子。”
  提到外孙,李青萍的脸色一下子就好了,瞪了徐林一眼,“都当舅舅的人了,以后稳重一点。那些狐朋狗友的,我看也不用接触了。”
  徐林赶紧点头,对着姚芳眨了眨眼睛。又在心里感谢自己新出炉的外甥和外甥女。
  这边,李青萍已经爱怜的把孩子抱了起来,“多可爱啊,和小芳小时候长一个样儿。”
  陈淑兰闻言,凑了过来。她见到姚芳的时候,姚芳都三岁多了,自然不知道姚芳出生的时候长什么样子了。这下子可算是弥补遗憾了。
  两人一人抱着一个,都舍不得放手。
  倒是陈旭东没顾得上理孩子,见李青萍和陈淑兰都忙着呢,自己动手把保温桶里面的汤水倒了出来。
  姚芳身子还疼,没啥胃口,看着汤水直摇头。
  “大夫说了,得喝一些补一下。多少喝一点儿。”陈旭东这下子可不惯着她,汤勺直接送到她嘴边,“来,张嘴和一点儿。”
  姚芳这才勉强喝了一口。
  李青萍和陈淑兰在边上看着小两口这亲热的样子,相视一笑。
  李青萍又觉得女儿还是比自己幸福。她之前生孩子坐月子的时候,徐青山都在外面忙,等回来的时候,孩子都长大了。
  想到徐青山,她又暗自叹了口气。,
  军区这边,徐青山知道陈旭东因为家里老婆生孩子请了假之后,激动的在办公室里面转圈圈。
  “小吴,真的是一对龙凤胎?”
  徐青山再三确认的问道。
  警卫员小吴立马敬了个礼,“报告首长,我以军人的名义发誓,这消息是经过百分之百确认的。姚芳同志却是生了一对龙凤胎,在整个市医院都传开了。”
  这会儿能生龙凤胎,那可是一桩美谈呢。
  “真是好样的。”徐青山兴奋的脸都红了。
  转身又回到桌案前,“不行,我得给孩子起名字。之前看的都是男孩名,现在还得取个女孩名。”
  这会儿,徐青山有些后悔自己重男轻女了。赶紧的拿着字典开始翻。
  小吴看着徐青山这兴奋劲儿,有些不忍心开口提醒徐青山,人家还不定用他取的这名字呢。
  毕竟首长家的大闺女都没回徐家呢,人家认不认他这个爹都是一回事,更何况是给孩子取名字这么大的事情了。
  当然,作为一个警卫员,小吴觉得还是不要说这些话来气老首长了。万一气出个好歹可咋办?
  名字还没取好,徐青山又想到一件事儿了。“怎么去市医院了,怎么不来军区医院。这边医疗环境好。”
  小吴道,“报告首长,姚芳同志当时离市医院近,情况紧急,这才直接去的市医院。听说是发生意外了。”
  “意外?”徐青山一下子站了起来,“发生什么意外了?”
  小吴立马把自己听到的消息和徐青山说了一遍。
  “砰——”徐青山气的直拍桌子,“他奶奶的,这杨家人是想怎么样?!”
  想到自己的一堆外孙和外孙女差点就来不了这个世上了,徐青山就气血上涌。
  都说隔代亲,徐青山也不例外。和姚芳失散多年,要说感情深厚,还真是没有那么深刻。只能说有愧疚。
  可是说破天,那也是自己的种。既然是自己的种,那生下来的孩子,自然也是他血脉的延续。
  这可是请外孙啊。老杨家的人难不成和他徐青山有深仇大恨不成?
  “去他的老杨家,没有田家,他算个老几。”
  徐青山把帽子往头上一放,“走,先回大院去。”
  小吴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,心里早就把徐青山现在的心情摸了个透了。他觉得老首长现在估摸着也想起自己没脸去医院的事儿了,这才把账都算在杨家头上来。
  没准还打算着替那位姚芳同志出了气,然后去邀功,再名正言顺的接触外孙和外孙女呢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